禅师是卫生纸

有一次,崇山禅师问正在阅读的西方弟子:“你在阅读圣经吗?”

弟子答曰:“不,你就是我的圣经。”

崇山禅师答曰:“不,我只是你的卫生纸!”

为了配合《2020世界一花》禅修研讨会,今年共有四位禅师到鹤鳴禅寺与大家相约的系列活动,四月份是来自新加坡美国藉的大光禅师,主讲“六祖壇经与现代人的生活”。五月份是性香禅师来自美国,主讲“观世音反闻闻自性”。六月份是来自香港的大观禅师主持二日“打开ABCDE禅门FUN”禅学坊。九月份将会由来自韓国美国藉的大峰禅师,主持《还我本来面目》八日禅。

大光禅师,身材高大,外表有点严肃,但却是一位谒爱可亲的老师。他給我的印象如大迦叶尊者在灵鷲会上,最早接到佛陀的印心法门。

有一次,他到邻近的点心店喝咖啡。店里出售各式令人垂涎的点心,如甜甜圈和贝果圈等,同时也是各式博彩游戏的下注站,有基诺(拼数字)、乐透(类似多多)、刮刮乐等,不胜枚举。当他在排队挑选点心时,眼睛不经意的挪到各式博彩游戏上。忽然间,其中一个奖赏蹦出来四个字:“即刻赢奖!!!”

大光禅师和“即刻赢奖!!!”四个字打成一片,真像当头棒喝!只要任何时候切断所有思维,当下觉醒,觉醒者就是即刻贏奖者,此时不是赢了几百万元,而是是获得了整个宇宙。在那一刹那,没有主观、没有客观,没有赢者、没有输者。当下跟宇宙合一,获得了一切。

大光禅师给我们一个“我已经是中奖者”的公案。很久以前,佛陀在灵山会上,拈花示众,所有人都沉默无语,只有摩诃迦叶破颜微笑。佛陀说:“我有正法眼藏,湼槃妙心,实相无相,微妙法门,不立文字,教㚈别传,付嘱摩诃迦叶。”

若当时摩诃迦叶说:“不必了,谢谢你!我已经有法了,你的法自己保留吧!”

如果当时你是佛陀,你能做什么?(他已经是中奖者,你能为他做什么?)参!

性香禅师是一位臨终关怀的特务护士,除了需要兼顾家庭和工作,还需要抽出时间精进修行,完成修行功课。他的精进修持和嘗试的心,令人赞赏及鼓午大家一同精进。

禅师在百日独修中体验了观世音反闻闻自性,性成无上道之后,在他的生命中启发了你、我、他、都是一体的,自性平等无差别。從此对众生的慈悲心,无限的扩展。

离开吉隆坡的那一天,禅师在机场等候时,还是不捨众生的向一位禅行者说到:“在我登机之前,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?”

性香禅师与观世音菩萨精神已是相通了!

大观禅师,曾在香港觉光佛教书院研習经教,在泰国「阿姜查叢林国际禅院」出家,也在Tu Boo山洞中的獨修两年。后来亲近崇山大禅师,結下法緣,此后成为他的弟子。

这次主持二日“打开ABCDE禅门FUN”禅学坊 。她的慈悲、活泼及苦口婆心的教导观音禅院禅法,如何落实在生活中的行、住、坐、卧。每一分,每一秒都是修行扎根的因缘,好好的享受每一个当下的呼吸。因此她提醒大家不要说:“我没有时间修行!”

禅就是归零的心及用生活配合自己的修行,让生命有所不同。

遇见大观禅师的行者们都会惭愧自己的修行功课做不夠,经过二日禅学坊之后,欢喜的带着禅师所送的礼物(忏悔文),结界一百天的礼佛忏悔,祈愿回向所有行善功德於十方一切众生。

当大观禅师听到崇山禅师说“禅师是卫生纸时”,他领悟到当众生排洩糞便时,禅师就是清洁糞便的卫生纸。禅师並非特别人物,禅师只是指导禅修而已!(Zen master is nothing special, Zen master is master zen)

每位禅师各有禅風,都是活泼、慈悲、句句皆自性流露,直指人心的禅言妙语,人人拍案叫绝。能与禅师相约是一件非常感动和踏实的遇见。
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「佛教需要青年,青年需要佛教!」── 专访吉隆坡鹤鸣禅寺住持传闻法师

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闹区一隅,走过八十个寒暑的鹤鸣禅寺,在住持传闻法师的带领下,以多元化和年轻化的活动,接引很多青少年接触和信仰佛教,成为佛教中兴的一股新兴力量。 传闻法师接受访问时表示:「佛教需要青年,青年需要佛教。传统寺院多数办法会、诵经;我们比较多吸引年轻人的活动,例如行者培训营,刚开始时是吸引大专生和还没信佛的年轻人。」 传闻法师重视通过讲课把佛法浅白化,她举「戒定慧」为例,指「『戒』方面我

非风动、非幡动,是仁者心动

今年二月份,大马发生政変,很多人因为这件事而心情动乱不安。 政变带给打工仔的市民几天都睡不着觉,心情底落,无心上班,担心钱币扁值、孩子的未来教育成问题、喪失了手中神圣一票的意义,不知道明天又会有什么变化? 身为老板的群组,提前安排好的生意策略不能如期进行,需要重新调整,但是却掛碍入不敷出,不知道月底是否可以付薪水给員工,很多未知的事情在发生! 每个人内心的反应都会因身份、职责和因自己内心的情绪而失

生活中的公案

崇山禅师的公案修持是禅的改革。在古代,公案是去判断当前参禅的开悟深浅。但现在我们利用公案去改进我们的人生。主要是如何去把公案运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这是我们现在与传统参公案方法不同的地方。 有一则公案:德山托缽。 一天,德山拿着他的缽进入法堂,雪峯说:「老禅师,钟没有响,鼓也没有敲,你拿着缽到那里去呢?」德山便回他的方丈室。雪峯将这件事告诉巖头,巖头说:「大禅师不懂末后句。」 德山听到以后,便去责